70年餐桌之变:从生存之需到养生之道

时间:2019-10-31 03:33 作者:杰克棋牌
1998年入行,在医药行业工作了20多年,闫瑞林系统地学过西医的理论知识,却更偏爱中医里的“花花草草”,而后考取了执业药师的职称,“半路出家”走进了中药房   我初次走进药房,是2006年。与西医不同,中医讲究师徒传承,师傅言传身教,徒弟耐心求学。那时我整天跟在师傅左右,他抓药,我在一旁看。他一边抓药一边跟我讲,如何审方、称量、包药…   称好后,我再将药台、药柜整理干净。师傅忙其他工作的时候,我便利用这个时间去多看看药柜里面的每一味药,将这些药的名字记在心里   可想要真正学会抓药,就得上手练习,还得挑客人不急的时候。我学着师傅的样子,右手托着秤杆,左手往托盘上放药,放上药,右手松开,左手抓住杆上的绳子,杆得水平才算够了。随后我得将所需分量的药拿下,再核对数目,保证不能出错,然后继续分下一副药   听着简单,就这一托一放一松一抓,就让初次上手的我“狼狈不堪”。第一下我抓少了,一看杆,高高的,就得再抓;抓第二次,杆还是高高的,我心里毛了;第三次一股脑儿的往托盘上放,得,这回又超了   师傅在旁边看着,客人在柜前等着,我紧张得不行。师傅看看等待的客人,笑着跟我说“不用急,我这心里。”我这才踏实下来了   “一定要细心”是师傅无数次跟我重复的原则。抓药的分量虽然允许有细微的误差,但是心里的标杆却不能有丝毫的倾斜,一旦不细心出了问题,就是人命关天的事。这抓药,可不止是手上经年累月的“功夫”,更是每一个药师心里不差毫厘的“功夫”   人们总讲“老中医,越老越值钱!”当然,这是打趣的话,但事实上也不无道理。治过的病症、抓过的药方多了,这经验自然也就累积下来了   我们药师主要的工作,就是审核一遍客人拿过来的方子,然后按照方子抓药。别觉得这工作简单,要想审方,需要丰厚的知识储备   中药处方讲究“18反19畏”,说的是中药里互相克制的药材不能同时食用,还有一些含有毒性的药材更是需要严格用量。这就要求药师守住最后一道防线,认真核对每一味药材   此外,中药种类繁杂,别名也多。比如山茱萸,同时还叫枣皮,医生写药方两种都可以,那就需要我们对每一味中药的别名都得了解,对它们的功效也要知悉。为了学习,我特地买来《中药别名大全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书学习研究   中医药材千百种,除了花草,甚至还有贝壳、磁石等许多人想不到的东西,都是大自然的馈赠。现如今,时常有人来店里买三七粉、西洋参等药材,中药逐渐成为了许多人日常保健的选择,中华民族传统的中医在迅速地发展着   从事餐饮工作20年,进入养老行业后,秦立发专门从事专业适老化餐饮服务也有7年时间了。面对着平均年龄85岁的老人,保证健康配比,要求更多了,成就感也更多了   2012年底,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双井恭和苑。面试那天,我清晰地记得院长跟我说:“做养老的工作,就是在行善。”那时,已经与食材磨合操练了十几年的我,对自己的手艺已经有着一定的信心   可手艺不是全部。和以前不同,我们常常需要面对面地与老人交流,了解需求来调整我们的“营养菜单”。这个需求,就不只是菜品这么简单了   2014年,我遇到了这样一件事。午饭时间,一位平时脾气非常温柔的老人,突然表示不满意,仿佛桌上每一道饭菜都不合胃口。对于我们来说,每一位老人的态度都很重要,随即我们便开始对菜品与服务进行排查,向其他老人询问,可并没有发现问题   为了保证老人的健康,我主动找到老人聊天沟通。原来,此前老人的家人答应来看望她,而到了这一天却临时有事没有来。老人心情失落,用餐的时候,更是百般难过,影响到了胃口和口味。得知了原因,我对老人进行了安抚,调解老人的情绪,让她恢复了精神   从事养老餐饮服务工作,标准能够让饭菜有“味道”,却不能在每一位老人入口后留下“味道”。这些老人,不仅是食客,更如同我们的家人一般,要更用心地对待   在适老化餐饮服务中,营养搭配、健康配比更为严格。作为厨师长,我需要每周定制一份食谱,食谱上包括一日三餐的菜品,荤素完美搭配,传统粗粮与西式菜品也必不可少   七年来,每一个菜谱,我都需要与专业的营养师进行交流、调整,营养师会为菜谱平衡蛋白质、膳食纤维等的含量,专门为老人们的身体考量。现在的我,也成了半个营养师,对健康菜谱的定制更是胸有成竹   为了全面照顾三百多位老人,除了普通膳食,还需要定制的特殊治疗膳食。要求低脂的、忌口的、对部分调料过敏的、少数民族的……面对着这些特别群体,我们往往需要“另起炉灶”   十余名帮厨,三个大厨,一日三餐,几百份饭菜,再加上特别定制,我们往往需要提前两个半小时进行准备。早上5点开始,到晚饭结束收拾餐厅、厨房,忙忙碌碌一整天就过去了   在这七年里,我也不断地在提高自己,除了做菜的手艺、营养搭配的技能,我还在攻读老年服务与管理专科课程,为的就是更好的让每一位老人吃的健康、舒心

相关推荐: